看完《目中无人》,都是处于玄宗末年人物,都是侠肝义胆面冷心热,有人在豆瓣提出,成乙可以与张小敬有一番交住相遇,我感觉这思路很好。

张小敬应当比成乙大八九岁。

想象了一下他俩相遇的情形:

张小敬见这瞎子伸手过来往自家面门上摸挲过来,诧异片刻也就由着他了。成瞎子手掌又小又粗糙,在张小敬脑袋上囫囵摸了一圈后评价道,“你头挺大的。”我去你妈的,老不良帅在心里骂了一句。


赵炅被刺客所杀后,东桑势力由其弟赵炅整合统辖,天下归一的大势不可阻挡,赵炅吞并了西川、南陵,距离位登九五只余一步。


攻陷西川的军队返京献俘,赵炅登上城楼阅军观礼。军士们纵声山呼,如狂风海啸,赵炅脸露微笑,以他今日之声望,只差黄袍加身。


一声脆响,赵炅只觉汗毛竖起,身旁数位随侍手捂咽喉倒地,一道灰黑色的影子自城楼阁子上方翻下,朝他袭来,"护驾——!"霎时间,护卫们纷纷持盾涌上乱作一团。赵炅并不惊慌,在盾牌掩护的缝隙里向外瞧看。刺客的身形在宽阔外套的掩映下十分灵巧,他在城里屋檐下辗转腾飞,好似一只玲珑雀鸟,是以近卫弓弩齐发、枪戟戳刺,都无法将他从城墙上击落下去,世上无人能有如此轻功,若非妖邪耶。定睛一瞧,才知这其中奥妙,只见刺客右臂袖筒牵引出一条银色钢丝,直连上方屋檐一处飞爪,由此借力,足以灵活飞腾而不坠。


有力士窥见这奥秘,嘿!大喝一声挥斧砸向上方刺客借力的屋檐,刺客见状急忙将飞爪收回,却原来是一只极精细的义手,打斗拆招与真手无异。


修罗手!只见这刺客翻上阁子来脚踏实地,面覆一张黄铜面具,作露齿怒容状,正是离恨谷鼎鼎大名的四大杀手之一,青面修罗。


这刺客虽以轻功暗器见长,力气却一点不小,只见他以右手轻轻便硬接下力士的全力一斧,铮—金铁交击之声迸发而出,力士愣了一下,想来是弄不通为何有人的血肉之躯能敌得过钢铁坚硬。青面修罗利用这一点时间差向后翻了个筋斗,右手深插在铜炉里已红燃的炭火里,挥手尽力一扬,兵士们纷纷低头护住头脸躲避这漫天撒下的灼热火雨。


乌衣杀手向后飞退,修罗手飞出,抓住了数丈之外城头旗杆,如无意外,几个起落之后他将会安然脱身,消失在视线之外。


突然,惊慌成一团的侍女中有一人跃出,一点寒芒自她手中机关筒射出,“嘿”刺客身子一歪,但他显然不甘心束手就擒,如醉汉般踉踉跄跄,右掌中机关变换出一把利刃,挥舞作困兽之斗,兵士们不敌其膂力,一时间不敢上前。刺客半身的麻痹感扩散了,他向后箕坐在城墙垛下,从颈肩相交处拔下一根针来,手中剑犹未松。那方才突然发难的侍女双手揪住云鬓一掀,赫然揭下一整张面皮来,现出一张沉静的俏脸,赵炅识得她,秦笙笙,善易容的离恨谷谷生,也是他兄长赵闯之女。


“是你。”那刺客的口气并不恼怒,他干脆摘下了自己的铜面具当啷弃在一旁,兵士们都有些愣怔,狰狞鬼面下竟是一张秀气的脸,他很年轻,眼中有光,嘴角带着轻蔑的笑,全然不曾在乎自己的性命将要在下一刻熄灭。有古之荆轲聂政遗风,纯粹的刺客,大致说的就是这种人。


士卒们见他引颈待死,振作勇气大吼上前,下一刻这条鲜活的生命就要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尸骸。


“——且慢,我要留他活命。”赵炅自人群后发话。


这是一次注定会失败的刺杀。赵炅早已事前从秦笙笙处得知了计划,城墙上下重兵密布。面对这样轻易的胜利,赵炅并未感受到太多快慰。齐君元,青面修罗,自他整合东桑,大行灭国作战,有无数因战事破家者怀恨匿入离恨谷为谷生谷客,赵炅自身及御下将领更是遭遇了多次刺杀,不堪其扰。赵炅同其兄长一般,有帝王心,要兴大杀伐,而这秉持为世间灭恨信念的刺客组织是断不能留。


今日之后,笙笙表面上会成为我东桑的郡主,背地里则是离恨谷的火舞天后,离恨谷也由江湖刺客组织变成为朝廷刺探情报、除掉政敌的工具。要做此等事,这表里如一赤子之心的青面修罗断不可留。他年纪虽轻,已在谷中有偌大声望,要收编掌控离恨谷,第一块要搬开的臭石头。


赵炅步入宫禁深处偏殿,笙笙已换着一身窈窕宫装,向他款款下拜。“小女拜见叔父。”


“怎样,你与他这样的情分,为何又将他出卖与我?”


“我终究是忘不了父母之仇。”


赵炅扳动金属兽像上的机关,机关隆隆作响,地板掀起一块,露出深不可测的向下黑暗台阶。


“请叔父全其刺客尊严,给他痛快一死。”笙笙在他背后说话。


赵炅笑了,“若如此,当初你为何不直接用见血封喉的毒针?”


他拾级而下,下方是个湿冷的宽阔空间,墙壁上插着火把照明。


他日间捕获的小雀鸟此时已羽毛凌乱,形容凄惨。齐君元右臂的修罗手已被拆下,此物乃是以秘术与骨肉驳接,使其灵活动作与真手无异,如今强行拆除,齐君元右肘残肢自是血肉模糊。为防他挣脱牢笼而去,一对钢钩洞穿了青年的琵琶骨,乌黑铁索栓系在身后墙壁上。被如此折磨,自然是痛楚万分,青年面容惨败,嘴唇已因失血而皲裂破皮,但依然面无惧色,明亮的浅色双眸向他看来。


*可惜,此子不能为我所用。*


另一念又是:若容此子日后统御离恨谷,必成我朝廷大患。


赵炅令看守打开铁笼,“离恨谷齐先生,我这地方,你待得可算舒服?”


齐君元冷哼一声没有理会。赵炅迈步走进囚笼:“谁雇佣你,一猜即知。东桑柴氏,不忿我我即将夺去大位,竟然寄希望于刺客负隅顽抗。”


“你心术已为权位所迷,他日定诛杀旧主。”齐君元挣扎起身,迈出两步便倾斜摔倒地上,想来那玄铁所制的修罗手定很沉重,年深日久适应之后,骤然卸除,他行动上陡失平衡。


赵炅出手如龙爪状,紧紧攥住齐君元被洞穿的肩胛,“啊——”刺客发出猝不及防的痛呼。赵炅手上继续使力,他跟从兄长也学了些许功夫傍身。


“我那侄女,自小做杀手长大的,竟然也是对你一往而情深。”赵炅掐住少年刺客的脖颈,扳正他的脸,齐君元嘴角带血,凛然如白雪寒梅“却原来是这样一张俊脸,怪不得。”赵炅嘴角扭曲,把少年轻飘飘的身子摔打地上,撕扯开他的衣服,“伺候我舒服了,我便免了你千刀万剐的痛楚。”


“无耻贼子!”齐君元尽力抗拒,带血的残肢在地板上画出一段艳色痕迹,赵炅哈哈大笑,俯下身亲吻他腥甜的嘴唇。



旧文补档,请在wland上直接搜标题即可。



旧文补档,wland搜“绣春刀”或者“余生”就可以啦。

后知后觉的我自以为在这场风波里毫无损失,刚才点开看了看,发现以前的绣春刀相关内容都没的干干净净,悲催。

scrivener的卡片式写作真心救命,Mac上买了正版,win平台等待出3后入正。搬砖利器,省钱不得。况且scrivener 3上近期更新了支持个性化theme的功能,外貌党福音啊,颜值就是生产力,这一点在ulysses和bear上就很香。

2020.7.13

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工具gingko,也是卡片式写作利器(都是因为scrivener iOS版不能全平台同步且功能弱鸡,嘤嘤)长篇大论写东西是做不到了,但用来规划大纲和脑洞不错诶。  

notion其实也很好,但是网络连接不稳定,手机和平板上体验不好,我的平板版本太老了。

2020.7.14

gingko好用,好用!除去网络连接不通畅,不能自选字体的缺点,这个工具确实是攒脑洞构思的神器啊,但是每个月只有100个免费card实在是引人焦虑,要想无限card就必须付费,但是没有visa卡和PayPal,臣妾做不到哇。今天随便写写试用了一下就只剩下63个card了。

2020.7.15

差点儿为了gingko去注册PayPal!幸好又找回了理智,不就是无限card嘛,发现了新工具trello,支持全平台加网页版,它是作为项目管理工具开发的,但是可以充当文字构思版嘛(穷人的创造力是无限的),虽然没找到导出看板的通道,但是notion支持导出trello,回头试试。

微软的to do我一直用来管理工作待办,挺好的,但是trello比它的界面多了横向操作的维度,trello没有任务循环功能,这就是劣势了。

国内有个类似的产品叫板栗看板,页面很美,但是iPad app我的平板装不了,而且没看到什么导出的通道,只能暂时不用了。

当下lofter的唯一用处就是当个检索目录了,而且功能还是残的。

被屏蔽整怕了,服。

旧文补档,占tag抱歉啊。实在是搞不定现在的乐乎了。

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评论里有∞~

quotev的stroy号12653360,点俺lof主页链接“存文小仓库”即达。


长镜头视觉大片,一战角色扮演游戏般的体验,代入感十足,声效渲染太赞了,看完只有震撼。有影评批评说电影刻意使用长镜头,反而使观众出戏。主角每迈出一步,观众都知道镜头扫过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布景,这是导演刻意营造的。

但那又如何?一战的残酷和巨大牺牲是真的。《1917》的营造和同类型游戏、电影有何不同吗?反正都起到了呼唤和平、警示后人的作用就足­够了。

影象是有力量的,泥泞黄色的战场,是被异化了的自然,而战场外青翠欲滴的林木草野,又显示出自然原始的宁静美好,具有某些呼唤人们放下钢铁的杀戮武器,重归日园的意味。

片中给人印象深刻的场景有:

1. 德国坑道内地雷爆炸,两人挣扎着逃出。布雷克在那种惊险慌张的情况下也没有放弃斯科菲尔德,则说明了这个小男孩人物的善良。联想到汤姆之前勋章即是因为救人而得,他此行的目的又是去救包括其兄在内的1600人,最后又因搭救德军飞行员而死,让人唏嘘。

2. 农舍后院被粗暴砍倒的樱桃树,尤自盛开着白色的花朵。

3. 斯科菲尔德醒来后,从塔楼出去。闪光弹照耀下小镇的断壁残垣,有着圣殿般的宏伟和沧­桑。主角在明灭的闪光弹下奔逃。燃着明亮大火的市镇,第一个朝他走来的人影却选择朝他开枪。

4. 农妇处的休息。他将食物倾囊相授,直接表明他已心存死志,破釜沉舟。

4. 河流里的浮尸。估计都是上游小镇里被杀­害的法国农民。

5. 主角在翠色的战场上奔跑,背景是无数冲出战壕冲锋的士兵。

6. 千呼万唤中,布雷克的兄长出现。我一直在揣测,布雷克哥哥是什么样子? “他和我长得很像,只是老一点儿。”小胖子这样说。果然,演员出来时我很信服。见惯死亡的布雷克中尉没有过多追问弟弟的死,而是克制地体谅了主角的身心俱疲,让他去吃点东西。

一些有意思的点:

1. 故事来源于导演门德斯爷爷的亲身经历,不过他­是去俩传达进攻命令的。或许因为这个,所有片中的英军都很可爱。

2. 片中出现了多张熟脸:发布命令的将军是科林费尔斯,指引两人穿越铁丝网的国军官是莫娘,在农舍带走主角的军官是马强,部队指挥官是卷福, 汤姆布雷克是权游里的小国王托曼,哥哥则是少狼主罗柏。

3. 男主全程“我太难了”脸。初期尽管有抱怨,也一直保护着布雷克,有危险他先上,过铁丝­网也是他为同伴拉着扎伤了手。

4. 英军里的少数派。卡车上有一个锡克族战士,树林里听歌的有一个黑人士兵。

1 / 8